清明我們回嘉義一趟, 連兩天坐高鐵~還好鈞都在快到站的時候才開始鬼吼鬼叫! 以前遇到小孩在高鐵鬼吼鬼叫我都很不耐煩, 現在自己的鬼吼鬼叫, 我只能練就眼中只有自已的工夫, 避開別人眼神, 然後一直小聲跟他說:快到了

當然這是沒用的, 只是告訴乘客們, 我盡力了....

這次姑姑幫我們拍了很多照片, 其中這張真的好經典喔! 手這樣是哪一招?

558149_10150717096144446_804249445_9352646_74755128_n  

4/4是搭晚上10:30的高鐵, 回到台北已經11:45, 回到家火速讓他喝奶, 希望快點讓他入睡! 他也很配合的12:30就睡著了! 想說這一切都太順利了, 結果凌晨快三點時又哭醒了! 已經兩個禮拜沒晚上哭醒了吧! 又是閉著眼睛哭, 我手賤的拍他安慰他, 不拍則已, 一拍驚人! 開始狂哭大哭, 就這樣一路哭到快四點! 中間冷靜時還喝了100ml, 昨天把拔一手把他抱走, 讓我可以先睡! 抱到他昏昏欲睡後, 放回我們床上總算是睡著了!

在我們離開月子中心的第一個月, 他也是每晚這樣哭, 有時被他哭得我都要失去耐性了! 現在每到這種時刻, 心裡就不斷想保母跟我說的: 帶孩子哪這麼好, 每天都讓你好好睡! 抱整晚的、哭不停的一定有! 反正一天過一天, 他就長大啦!

這樣想比較不會失控! 想想他已經算是體貼我們的孩子了! 至少多半時間他是好控制還有很多笑容的!

 

halu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